二戰時期的甜蜜與哀愁-《愛的緩刑》(Le sursis)與《飛賊渡鴉》(Le Vol du Corbeau)

sursis-01.jpg
大時代衝擊下,人們如何在暴力夾縫中生存,卻不遺忘愛的本能?本期介紹經典姐妹作,法國漫畫家-尚皮耶.吉伯哈(Jean-Pierre Gibrat)作品,《緩刑》(Le sursis)及《飛賊渡鴉》(Le Vol du Corbeau),動人電影與風景繪畫渲染交融的詩篇。


sursis-02.jpg
《愛的緩刑》一開始地域範圍較小,僅於南方阿韋龍省〈庇里牛斯轄區〉,描述戰事逐漸滲透的恐怖感,而《飛賊渡鴉》把範圍從首都巴黎,藉由劇情推延至法國鄉村。

一戰結束後,法國軍武優良卻無力挽救高層內鬥,二戰德軍閃電戰入侵,色當防線立刻打開50哩缺口。戰事緊張角色們卻依舊擁有悠然的步調生活,《愛的緩刑》開頭步調並不緊張,男主角因機緣巧合,在徵兵途中"詐死",藏匿在家鄉的某間閣樓裏。視野範圍僅侷限在閣樓,用不同的視覺高度,去觀看"他者"看待自己的人生,讀者與主角藏著共同秘密,像《後窗》般,窺探外頭情勢、女主角的一顰一笑,直到在戰事真正到達當地,恐怖與無力感開始漫延。
Le Vol du Corbeau-01

尚皮耶.吉伯哈於1954年誕生,正值花甲,為法國國寶級的漫畫跟編劇,一開始從事商業及造型藝術,後來轉向圖文小說,發表多部作品後,1997-2005 開始創作《愛的緩刑》(Le sursis)與《飛賊渡鴉》(Le Vol du Corbeau)。

這兩部作品洛陽紙貴,什麼樣的魅力讓海外讀者為之瘋狂?大師以細膩的畫風與筆調,呈獻二戰法國被德軍佔領期間人民的生活形態,這兩部的女主角是一對姐妹,姐姐的故事在《愛的緩刑》前二冊,妹妹則是在《飛賊渡鴉》後兩冊裡。


Le Vol du Corbeau-02


二戰法國瞬間崩潰,宣告歐洲國家無法依靠自己力量對抗納粹主義,無可挽救只好指望美國與蘇聯。到第二部《飛賊渡鴉》,故事發生正好是D-Day 下午;開端有一大段是巴黎屋頂上的戲;遙見齊柏林飛船漫天飛舞,望屋頂下方看卻又是美麗的都市風景,寧靜與緊張劇情產生強烈的心理衝擊。

法國現代民主政治歷經動盪流血,百年摸索過程中,左派勢力代表反專制與不公制度的核心價值;馬克斯主義在俄國革命浪潮取得全面成功,共產在歐陸的流行,成為意識上強大的力量。《飛賊渡鴉》的女主角即是這個時代中的共產主義者,被人告密後與盜賊男主角共同關在監獄內,兩人展開大逃亡之旅。

竊賊在法國人眼裏是種浪漫情懷,由布列松電影《扒手》、尚·惹內《竊賊日記》等可得知;在女主角眼中,多次替她解圍的盜賊確實是莫理斯.布朗筆下的《亞森‧羅蘋》。藉其幫助,搭上友人船舶,從聖馬丁運河(Canal Saint-Martin)漫遊,跟著劇情推延擴展至278公里外的蒙索萊米訥(Montceau les Mines)。

大師卷末訪談表示,取材時使用攝影、素描、水彩畫等繪製各式各樣角度的阿韋龍與巴黎,並探索各個角落,挖掘當地人未發現的視角;儘可能使用一至二色保有低調,並刻意避免紅色,襯托主角鮮紅色衣著與帽飾。大師筆下描繪女性散發上知性色彩,姊姊在房內閱讀左拉《萌芽》─關於礦坑工人勇氣動員、妹妹藏逆在舶船看《大鼻子情聖》,內外兼具襯托出法國女性的特質。

劇情小處反映許多歷史背景。如二戰時法國抵抗運小組 "Maquis",以活動地區命名 Maquis du(某地)等;酒的銷售被限制在每週四,當盜賊取得美酒大家都特別開心;德國每天收佔領費高達4-5億法瑯,佔國民收入的20%-36%;德軍強迫人民要將時區換成德國時間,不屈的法國人故意將時間調回法國時區,間接對整個劇情產生逆轉影響,這就是當地魅力所在。

戰爭死亡奪取摯愛的人,喪失眾多靈魂,歡喜與希望皆埋在墳墓裏,到底剩下哪些殘骸?角色外在身段柔軟之姿,內在包覆無比堅定意志,暴力盡是虛妄,唯有愛是真切的。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
sidetitle連結sidetitle
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

和此人成爲好友